机智可爱丁小廊

【虫铁】年少不说深爱

QAQ

玉汝鱼成:

Peter第三次把不服贴的头发压下去,并再一次补了发蜡,他的脑袋散发着油腻的香气,被化学添加剂弄得锃光瓦亮。


今天是Tony的生日,而他——Peter Parker,花名蜘蛛侠,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向Tony表白,用少年最纯粹真挚的爱意许诺永远爱下去。


他穿过嘈杂的宴会厅,仔细保护着新买的西装避免起皱,呵护着藏在怀里的玫瑰,那是他给Tony的礼物。老天,他有些紧张过度了,他看见钢铁侠和potts小姐站在一起谈笑,两人看起来那么般配,要不是知道他们确实只是朋友关系了,Peter一定没有上前的勇气。


“嘿Peter!”Tony看见他了,还偏头对小辣椒笑了下:“新来的蜘蛛仔,我教出来的。”口气洋洋的得意。


“我确定happy有把邀请函送到你家,所以,嗯?帮老奶奶买油条,又一次?”他半嗔着翻了个白眼,熟络地揽过他的肩膀,成功让Peter更紧张。


“不!那个...没有老奶奶,我是说...”Peter感觉从Tony身上辐射过来的热度有些太多了,心脏抽搐着叫嚣血流过载,大脑疯狂警告嘴巴说些什么,对!说些什么——


“生,生日快乐...stark先生!”他差点咬到自己机灵的舌头。


“赶在最后五分钟?待会儿我不用去捡你的水晶鞋吧,Cinderella?”Tony拍着Peter的后背开了句玩笑,这孩子没有像往常一样顶嘴,他看见pepper揶揄的眼神,有些尴尬的咳嗽一下:


“好吧我原谅你了,蜘蛛王子。”


“这绝对不是对特意赶过来庆祝你生日人说的话。”pepper给那明显揣着心事的男孩塞了杯酒精饮料,今天是特例,男孩们可以小小放纵一下。然后她很体贴的把空间留给两位男孩,左右Peter不会是来找她的。


“我有话想告诉您。”等pepper走开,Peter得救一般深吸一口气,嘴巴自己动了起来,在脑子还没加工好措辞之前——


而Tony,已经习惯了他的碎叨,能边引着他到餐桌边给他拿块小蛋糕,边做出聆听的样子,他之前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能做青少年的心理老师,比他老爹强多了。


然而下一秒,在Peter说完他想说的那一刻,Tony光速打翻上一个判断——关于他比Howard强的那个。


“我喜欢您,不是崇拜的那种,是爱情的那种。”


哦Stark,Tony在心里呻吟:瞧你又干了什么事!?


“No Peter,等等...等我先理一理...”Tony往他盘子里放食物的动作缓下来,然后拿过男孩手里的酒精饮料啜了一口,踩着虚浮的脚步往房间走。


“Friday,告诉客人宴会结束,主人已经不在了...以及,别告诉我pepper什么反应。”


Peter能料到这种情况,但他有信心让Tony相信他的认真,因为他真的是认真的。他跟着Tony进了休息室,一直憋着没出声就盯着Tony,对方正看着手里的高脚杯出神,表情绝对谈不上高兴。


少年绞着手指,凝滞的大脑终于工作起来,准备了好些天的腹稿归位,他可以进一步解释他的言论和行为,但他没来得及——


“我不太清楚我有过什么让你误会的行为,但Peter你该知道,我把你当儿子...好吧,我老爹也没说过这样的话,但起码我有在尝试‘父亲’这个角色,那很明显对吧?”


“但您不是。”Peter抑制着沮丧,他以为起码有一点的,关于Tony能接受他的这个可能性。


stark挫败地将杯子里的饮料喝干净,那里面的酒精度数根本不能让他狂躁的大脑缓一缓,他见少年还想说什么,抬起手打断他:


“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八岁就见过我了,那时候开始崇拜我,别介意,我和你的梅姨都是成年人,成年人交换信息是很正常的事情...然后你渐渐发现那份崇拜变质了,是因为我对你的过分关心?”


Tony若有所思地顿了顿,“我知道自己的吸引力,不管是作为钢铁侠还是Tony stark,何况我一直没在你面前展现过我糟糕的一面...所以...”他耸耸肩,心里得出结论。


Peter还有很多细节可以补充,但抽象意义上来概括,Tony没有说错。


“您觉得我是因为不够了解您所以才对您表白?”Peter几乎用了肯定的语气。


Tony理解地看着他,他原先没有警惕Peter会和一般崇拜者一样混淆一些感情,又或者是他之前劣迹斑斑的情史给了少年不好的示范,他有些心虚地反省之后得清理一下古早时候媒体对他的负面报导了。


“可您却不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Peter觉得Tony残忍,他做的不会比其他人差,甚至他能够通过努力弥补那些没有相处的时光——


“...是因为我的年纪吗?”


Tony沉默了,那个高脚杯在他手里稳稳地翻了个个,那双属于工程师兼未来学家的手尽管粗糙却稳健,他盯着他的手,盯着手里脆弱精致的杯子,叹了口气,没再躲避少年执拗的眼神:


“是的,当然是因为你的年纪,你才十七岁,还有差不多三个月才会满十八...你在引我犯罪知道吗?”他试着开玩笑调解气氛,希望少年别太认真。


Peter眼里出现了裂痕,他低下头努力让声音不要出现颤抖:“我知道自己...还不够优秀,但您可以试着相信,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可以配得上您的人...”


Tony伤了少年的心,可他不得不。


“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Peter,你得认清这一点。”


那听起来太像借口了,用来婉拒求职者或者看不上的追求者什么的,就算是Tony Stark用这么认真的口气也不能让那好一些。


Peter小心碰了碰怀里那朵有点蔫的玫瑰,鼻腔有些酸——好吧,又不是没料到,Tony怎么可能喜欢他这种小鬼头,Karen的判断是错误的。


“您是世上最好的人。”但他还是忍不住小小和Tony争辩一下。


成年人妥协地笑了下:“好吧,我是,起码现在在你心里是。”


才不止现在——Peter咽下那句反驳。


“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是的,我是全美国最有钱的人之一,发明了世界上最酷炫的盔甲,单枪匹马成了钢铁侠,世界上最聪明的几颗大脑里面就有我这一颗,我和很多人睡过,却只进行过一次认真的感情投入还失败了,我阻止过世界毁灭,还救过你那么几次,像我这样的人,做再小的事情在其他人眼里也是天大的事情...你会爱上我,太正常了。”


Tony应该想说他不止如此,Peter知道他当然不止如此,他得让他知道他并不是因为这个才爱他的,他爱他的一切。


“可是Peter,我大你三十岁,那差不多有好多人的半辈子那么多了。如果我答应和你在一起,我是在窃取你的青春,我拥有的如此之多,能轻易吸引任何年轻人的仰慕,可如果我卑劣地用自己的光环套住你,你之后就会失去碰见另一个更好的人的可能。


你还小,但我已经老了。”


Peter知道自己不可能碰上比Tony更好的人了,他告诉他这个认知,得到一声善意的哂笑:


“得了,你崇拜我呢,快十年了,粉丝滤镜是很可怕的东西。如果这能当真,我早就和美国队长在一起了...看什么,又不止我一个这么想。”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胡子,强行解释道:


“我是说,如果我十八岁也能碰见美国队长的话。但很幸运,我没有——所以你看到了,现在的我。我专注地喜欢了他快二十年,比你的岁数还大了,和你一样,想成为他,又想靠近他...但这种喜欢是有期限的,在你找到自己以后这种喜欢就过期了——呃不是说我现在就讨厌队长了...这话听起来真奇怪,待会儿记得删掉那一段,Friday...但你能理解的对吧?”


Tony期待地看着Peter。


好的Peter Parker,你的感情被彻底否定了。少年暗下来的双眼让Tony有些慌张:


“我没有说你的感情不认真...那可能是你一辈子最认真的一段感情了,我很高兴你能把它给我...可是Peter,我不能占了这种便宜以后还贪婪更多。”


“...我知道了,stark先生...就最后一个问题,您喜欢我吗?哪怕一点点?”其实Peter已经不抱希望了,他等着Tony直接地否认,却等来了一阵怔愣,Tony扯了扯嘴角:


“那不重要。”


“那很重要。”少年揪紧了膝盖处的布料,就这么几秒钟已经足够Tony Stark整理好情绪:


“我很抱歉Peter,我喜欢你,但不是那种喜欢。”


“噢...好吧...好吧,我打扰您了...”


“嘿嘿嘿,kid!不要否认自己的优秀,这件事我们都没有错,就只是...不合适。”


Peter如他所愿地离开了,留给Tony满地等待收拾的怅然,他瘫在沙发上,回忆着刚刚那场“战斗”,带着嗤笑地呻吟起来:


“看在上帝的份上,mom,你的小男孩终于长大了。”总体而言,Tony对自己的处理还算满意,但之后和Peter的相处还得斟酌计算一下。


“Friday,搜索一下...”他卡壳了半晌,颓然道:“算了。”


他喜不喜欢Peter Parker,是哪种喜欢,有多喜欢,那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见的已经既定了的事实,少年将用他一生最宝贵的时光陪伴一个逐渐衰朽的生命,用他矜贵的青春换取一具苍老的身体还有那附带的糟糕的脾气,他得趁现在足够聪明才能制止这一切,在还没有变得难堪前退场。


钢铁侠值得一个体面甚至华丽的退场,他已经是那个年轻生命前半段的一瞥惊鸿,但却一直奢望着永远灿烂下去。


——————————


那之后Peter陷入了一段很迷茫的时期。


他没有办法很快从Tony身上抽离,他怀疑自己以后能不能做到,Ned对他的单恋失败表示遗憾,并企图用乐高玩具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绝对不会再碰那玩意了!瞧他是因为什么被拒绝的,那还不够明显吗!显然是幼稚,而对于一个劲把他往“幼稚”深渊拽的损友,Peter展现出坚定的敌视。


他才没那么轻易就放弃,可惜之后Tony没给过他突破口。事实上他们相处一如往常,这个就是问题,好像Peter说的一切没对他造成任何困扰,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前花花公子,别说还有个天才大脑,处理他这样的“小学生告白”还不跟玩的一样。


他和Tony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对这事的态度就可以反映出来。


而后来,他也摸出些门道,Tony在等——时间这味良药磨平少年狂热的棱角,他在等Peter真正明白自己,等少年长大迈向他不会参与的世界。


而Tony保证自己,会像一位真正的父亲目送他远去。


这或许是最正确的做法。


时间的确让Peter挫败不已,甚至是死心。他被不温不火地慢炖着,他和Tony之间的关系逐渐不再泛起涟漪,当年的一头脑热也逐渐降温,一些别的女孩男孩进入他的视线。


Tony甚至还会和他一起研究哪个女孩更火辣,琢磨他的口味,为他之后的人生指点。关于某个生日晚上的谈话,至今真的仿佛一场不温不火的交心,Peter几乎快出现幻觉——年少有过的轻狂,能像拂尘一样被时光轻轻洗去。


而那是Tony希望的,因为他喜欢我——不是那种喜欢。


后来他和一个女孩保持过一段稳定的关系,足够久了,起码打破了Tony和pepper的记录,但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鸡毛蒜皮而分手。然后还有男孩,男孩不小心发现了他的秘密身份,狂热的崇拜起他,Peter尴尬地离开对方——稍微有些体谅到Tony的心情。


他花了几年慢慢寻找,如Tony所愿的逐渐把他埋在心底,埋严实了,等上面长出荒草,等那块地被主人遗忘。


他后来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想过Tony为什么还没找个人安定下来——虽然potts小姐已经结婚了,但愿意和Tony Stark在一起的人肯定还是一大把。


他有些小嫉妒了,对于那个能最后和Tony在一起的人。但就一点而已,就像一枚不听话钻到树缝里的草籽一样,艰难生长的时候挠的人痒痒。


他几乎快把Tony只当成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也诚如他当初所言,就算没有他的世界也足够精彩,有很好的人,可惜他还没发现比钢铁侠更好的人。


在他们能够心平气和谈论这件事的时候Peter不小心抱怨过,惹来老男人的嘲笑:


“耐心一点,我还活着呢,得给别人成长的时间,别总想着捡长好的要。”


某个措辞像枚大头钉在心尖扎了一下,他嘟囔着没有多抱怨,长大的好处之一就是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旺盛的分享欲了,知道了关心的人不多,就学会闭嘴。


然后的某年某天,久到Tony已经很久没有穿上过盔甲,他们这些新人也熬成了联盟里的老人,那天阔佬突然心血来潮要给新复仇者培训,开着毫不低调的跑车到了基地,突然接到消息的基地负责人只得暂停当天多项训练来陪联盟的主要资金支持者。


事实证明无论何时Tony Stark都在科技的前沿,他的培训相当实用,台风也一如年轻时精彩,所以就算两鬓斑白,脸上纹路深刻也没能挡住基地小年轻的崇拜。Peter可以看出Tony在耍帅,有些好笑又有些怔忪,台下的人那么年轻,可什么时候Tony已经这么老了......


他知道他的心脏和骨头都不太好,有时候下雨了还需要用上拐杖,虽然他很愿意依靠那别名“高科技义肢”的盔甲,但总有些场合得妥协,他还不至于残疾到需要在家里也穿着那些。


而在他从台下下来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Peter很老练地帮Tony掩饰过去了——他没注意到那有个小台阶,所以大概扭了那么一下。


原本不值得紧张,谁想那小小的扭伤后来竟能严重到需要到医院检查的地步。被Karen告知消息的时候,Peter是被窒息感惊醒的,恐慌顿时就钳制住他,他空荡荡的大脑里只有铺天盖地的轰鸣声,而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向医院,靠着两条腿,甚至忘记带头套。


褪去空茫的脑子里剩下一个念头——如果他连他这辈子仅剩的时间都不曾拥有,那之后的大半辈子就连可以回忆的东西也失去了。


他疯跑着,从郊区一路冲进市区,路过公园,草地,树林和高楼,穿过街道,窄巷,马路,大路,太阳在他前面,他这辈子也追不上它。


但他疯跑着,在加速中路过一辈子的风景。


然后到了有着Tony的医院。他大汗淋漓,喘着气出现在病房,在阔佬和医生诧异的目光里走向病床,Tony尴尬地看了眼医生,然后瞄着自己的有色眼镜,低声咒骂一句——真是他的好姑娘。


“上了年纪,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还要嘱咐些什么,却讶异地看见那在屏幕里稳重成熟的现任复仇者领导咚的一下半跪在stark床前,医生扶着眼镜没再说下去,转身离开,还贴心地帮他们和上门。


“我跑了很长的路。”


“看得出来。”


“看过了很多风景,也遇见了很多人。”


Tony突然明白他的意指,下意识屏住气。


“可我不想再等了,您说的那个比您更好的人...”他按住年长者欲张的嘴,用颤抖的指尖抚摸他苍老的皱纹,然后停在染发剂无力阻止的白发上:


“因为不是别人的问题,只是我一想到要和您比,就谁也比不上。所以这样的话,我已经被你忽悠了那么多年,要是连你最后的时间也被忽悠走的话...这辈子不就太亏了。”


“我...”


“我知道,苍老的身体还有坏脾气。但除了我,也请你别忍心去祸害别人,不然我会嫉妒得发疯,就算在帮助街坊邻居的时候也惦记着是谁在陪你...可我又不忍心一直让你一个人,所以没有别的办法了。”


Tony被压在青年宽阔成熟的胸膛上,那还留着对方因为惊惧和高强度运动发出的汗水,灼人的气息包裹着他,然后展开攻击,他觉得胸腔某个角落开始塌陷,鼻骨突然变得很软,就和他上了年纪的关节骨头一样脆弱。


“你会后悔的...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


“我已经后悔了,当时没有死缠烂打。”


不能再被轻易左右的成年人咬牙切齿地控诉。


“你不能什么都不剩给我,我这么爱你,这不公平!”


“你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像你爱我一样爱你了。”


“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能在彼此身边,不炽烈如火,也温情脉脉。


 


(Fin)


 


特意不赶Tony的生日,因为大概不是一篇糖(滑索其实我根本不擅长写甜饼吧_(:з」∠)_)。


虽然复联三虫铁漫天发糖,emm...其实这对才真是相当难在一起的。因为深究一点,Tony绝对没办法坦率地接受小虫,更别说追求他了,虽说爱情跨越种族性别年龄...但前几个都不涉及最后一个的问题——道德。


长者和幼者相恋,是不道德的,偶像和粉丝相恋,其实也是不道德的。因为地位不对等,权力不对等,所拥有的资源不对等,所以相当难以进行下去。忘记在哪看见过一篇文章,说有德的师者不该和自己的学生在一起,当然不是绝对的,不然鲁迅和许广平也不会在一起——但起码,不该是毫无挣扎地在一起。


麻蛋写完的时候电脑突然死机,而我没有保存= =....临时买了个数据修复大师来修复文档,也是艰难困苦哭唧唧


关爱老弱病残,请留下脚印。

评论

热度(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