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可爱丁小廊

度情(六)

次日,他还没醒来,那个红裳男子已经出去了。站在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望着他一直望着的方向。
而他在每次刚刚醒来的一小段时间里,都会昏沉迷糊,辨不得什么东西。
他只是下意识扒了窗户,往那个方向看去。
昨天,那个人好像说了他的名字,可他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姓李。刚来的鬼真好啊,对之前还有些记忆,不像他,连自己的名姓都不晓得了。
轻咳一声,他走出去:“李公子醒得这么早?”
那人点点头,依旧是沙哑模糊的声音:“等他。”
他点点头,往人家身边一坐。
“我也等人,之前没注意,但你这个地方视野挺好的,能看到很远的地方。”他说,“以后,我就和你一起在这儿等了。”
李恪缓缓转头,他身边的人面色发青,一抹笑却明晃晃的挂在脸上,很是耀眼。这个人活着的事情应该是很好看的。
控制不住的,他开始想象他生前的模样。
只是大抵他想象力不太好,脑子也在死前被摔得有些惨烈,他想不出,反而弄得自己头疼。

李恪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
却不知道,他这一个晃头的动作,却把身边的人吓得够呛。
“你,你别晃啊!”他猛地跳了起来,手快地扶上他的肩膀。
“做什么?”李恪不解。
“你别是个傻子吧?脖子上这么长的口子,你再这么晃,万一脑袋晃下来怎么办?我虽然是个鬼,胆子也不大,你要晃下来,我可能下意识就给你踢了。”他说着,将脚边一颗小石子踢远,“喏,就像这样!”
李恪有些无奈:“叶少爷就是叶少爷啊……”
这句话来得有些奇怪,这份感觉也有些奇怪,像是曾经在哪个地方出现过。

——喂,姓李的我告诉你,你要再装死,呵……你看到我这两把剑没?小心我一把戳你一个窟窿!
——说这种话的时候,你眼睛这么红,可起不到威慑作用啊。
——你!——嘶……行了行了。你要再这么锤,我伤口就要挣开了。
——现在吸气喊疼了,之前装死的时候不挺安静的吗?李恪我告诉你,但凡还有下一次,我一定把你胳膊给卸下来!
——好了好了不敢了,少爷就是少爷,我以后全听你的行了吧……

李恪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只是这画面太碎,对话和场景都太碎。
他没抓住,就散了。
恰好这时候身边怔住的人缓过神来:“你刚才……叫我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