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可爱丁小廊

度情(五)

在一声“好”之后,那个红裳男子,竟真的同他一起回了那间小屋子。
这也许没有什么好值得拿来说的,毕竟,于他而言,和唯一的不同,只是今晚睡觉之前不用在扒窗子而已。而扒不扒窗子,到底只是件私人的小事。
只是,没想到,这个晚上,他的梦有了后续。

虽然前边没有变化,但是,在他跟到那人身边的时候,他回了个头。
马上的人逆着光冲他笑,脖子上没有骇人的血口子,声音也清润干净,一切都是正常的。
他说:“站着做什么?上马。”
而他怔怔道:“上马做什么?”
眼前的人开口,嘴唇翕动几下,他却听不见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着急,潜意识觉得,那人说的应该是句重要的话。而既然那么重要,他当然很想听。
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问他在说什么,忽的就这么急醒了。
醒来之后,他躺着望了天花板半晌,然后眨眨眼,转头。身边的人红裳银甲,睡觉也不脱。
他小小声唤道:“喂,喂?”
那人分明没睡醒,却顺着他回了句:“什么?”
他犹豫了半晌,虽然知道这样很荒谬,却还是问了出来。“上马做什么?”
他的声音模糊:“不上马……”
他没听清整句话,于是追问一声:“嗯?”
得到的是依旧不清晰的发音,可这回他听清楚了。
眼前的人说,不上马上 你?
“……”
他忽然涨红了耳朵,瞪圆了眼睛,伸出手就想掐他。也就是这一瞬间,他的心情奇异的与梦重合了起来,眼睛闪过许多场景,虽然这句话让他复杂,却意外的有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那个人就应该说这句话,就应该在他挥拳的时候笑嘻嘻握住他的手,就应该在把他弄气了之后又舔着脸来给他顺毛。
他的动作和表情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过了会儿,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居然认为,这个梦就该是这么发展的。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该怪眼前的人。
他越想越气,就这么踹了他一脚。
“做什么?”红裳男子被他踹醒。
而他冷着脸:“没事,做个自我介绍。”
红裳男子一脸莫名:“什么?”
他张张嘴:“算了,我忘记自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当我没说吧。”
闻言,红裳男子轻叹一声:“少爷脾气。”
“你说什么?”
“我说,好的。”
他的声音依旧嘶哑难听,却透出几分温柔,好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早点休息,好梦。”
眼前的人都这么说了,他终于不好再发作,于是转过身“嗯”了一声,就这么睡过去。却不知道,身后那人,在这之后,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
冥界的夜是很黑的,没有星月,没有灯火,没有光,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除非是那些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习惯了呆在这儿的鬼,新鬼多是不适应也看不见的。

他当然也看不见,在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例外。
可即便如此,他仍是盯着他所在的地方,像是在看着什么。满脸的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