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可爱丁小廊

度情(二)

第一天是这样,接下来的第二三四五六天,依然是这样。
直到第七天。
他本来的想法,是重复之前,却不小心多迈了一步,而那一步,恰巧就踩在了一块碎石上。
在摔倒的前一刻,他将身子扭成不可思议的弧度,一翻站稳。
这个动静不小,足够惊动那个人。

他看着望向自己的他,脑子一抽:“喂,喂?”
那个人不动,只是明显有些疑惑。
他忽然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胆子:“你站在这很久了,累不累?和我走吧,我带你去休息。”
他沉默许久,说话很慢,喉咙里像是卡着什么东西。
“我不走,我在等人。”
这句话说出口,带着“嘶嘶”的声音。
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脖子上横着道口子,那口子很深,割断了他的喉咙,在他说话的时候,那儿冒出许多血泡。
“你在等谁?”
“不知。”

第一句话说出来,后边的就容易开口了。
闻言,他转了转眼珠子,胡诌起来。
“我认识你的,也曾与你有约,其实,你等的就是我。”他说着,弯了弯眼睛,“你在等我,只是你忘了。”
他听了,转头,愣愣盯着他。那道口子随着他的动作又多被撕裂了些,他看得心惊,还好他是鬼,他想,不然,这一扭过来,他怕是要疼死。

半晌,他摇摇头。
“不是你。”
他下意识接口:“那你在等谁?”
“不知。”他说,随后又接了句,“可若我看见,大抵就知道了。”
这句之后,他将头转回去,他一时没了话,也就回了自己的小屋子。
半夜,他扒在窗户口看他,用气声唤着:“喂,喂?”唤完之后,他皱皱眉,望他一会儿,很快又舒展开:“明天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