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可爱丁小廊

度情(一)

他曾做过一个梦。
梦中晴空万里,艳阳下边,有人红裳银甲,长枪骏马,走向一个地方。他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他就是想跟着。
要论原因,他也讲不清,或许,他只是觉得他应该很好看。
他得看看有多好看。

只是可惜,每次他刚刚跟上,梦就醒了,他从来看不清那人的脸。

这天,他一觉睡醒,走出屋子,呵欠打到一半就僵在原地,嘴巴张了半天都没合上。他好像看见那个人了。
这真是个不好的消息。
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能被他看见,这个人,多半是死了的。
毕竟这儿是冥界,而他是鬼嘛。

“喂,喂?”
他隔得远远,把声音压低到了气声,这么叫他。
那个人头也不转,就是盯着前边。
他顺着他的目光看一眼,什么也没有。和梦里一样,莫名又未知的方向。
耸耸肩,他退了回去。
才不是怂。
他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才不是怂,才不是不敢和他搭话,是他没有听见。
在屋子里窝了一个晚上,他透过残破的窗户望他,比之前隔得更远,声音却没有放大一点儿。
他喊:“喂,喂?”

评论

热度(3)